紫金在全球
手机导航
“捡毛石”收获千万元效益

“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守住供矿品位不低于3克/吨这条红线。”为了这条红线,元阳华西先后出台了《矿石质量监督管理办法》、《关于严格控制坑口出矿品位的通知》等措施,对整个供矿过程进行全程跟踪管理。元阳华西在矿石手选环节,狠抓监督管理工作。在工程队手选毛石的基础上,元阳华西增设了矿石质量监督岗位,定期轮换,专门对工程队的矿石手选作业进行监督管理;并负责矿石、废石混入率检测及品位取样,一班不少于一次,做好监测记录,发现异常及时上报。制定奖罚措施,按废石捡出率核定矿石质量监督员绩效,发现工程队故意混入废石的,一经核实,对矿石质量监督员给予重奖,对工程队予以重罚,最高处罚金额达10000元。

通过一系列措施,元阳华西使原矿入选品位大幅度提高,由2013年的2.75克/吨提高到2014年的4.28克/吨及2015年的5.59克/吨,累计产生的经济价值达数千万元。

爱学才会赢的三板斧

喜讯接喜讯。紫金山矿田由东南地勘分公司2009年探明新增铜金属量52万吨、钼金属量4.54万吨,2010年又探明新增铜金属量90多万吨、钼金属量8万吨,资源潜在经济价值1100亿元。分公司总经理、教授级高工张锦章因此被集团公司评为2009年度“一等功臣”、2010年度“特等功臣”。如此骄人成绩和殊荣,得益于张锦章“爱学才会赢”的“三板斧”。一板斧——他始终坚持自身学习。二板斧——他始终带领团队坚持学习。三板斧——他始终坚持学以致用。

一年突破四十年难题

  2005年加盟紫金的穆国红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和业务学习,在紫金矿冶设计研究院打下了雄厚的专业基础。2008年10月,集团公司派她到国外ZGC公司塔罗金矿解难题。她一心扑在工作上,从制试验样、化验样入手,热心培训试验人员,使塔方试验人员在较短的时间就学会了独立试验操作;她主动与ZGC公司地质、采矿部门联系,与同行专家探讨,及时调整试验思路。2009年,她担任《ZGC金铜铅锌多金属矿选冶新工艺试验研究与应用》课题组组长后,更加热爱工作拼命工作了。数不清的不眠之夜,她和她的同事们在不断优化解难题的方案;数不清的清晨,她和她的同事们人人争先工作:刘教授回水降砷、李高工优化药剂、小张分步解吸、小王柱浸、小李浮选、她自己则急于想尝试选择性浸金。他们就在“Too much work!”的工作氛围中一步一步向积40年的技术难题进军——自1958年起便有前苏联、英国、马来西亚等多家国际知名科研机构对该难题进行了选矿试验研究,但历经40多年塔罗金矿一直未得以经济开发。


       穆国红深知:这次,轮到紫金人了!她以身作则带领同事们拼命工作。冬天,即使厂外滴水成冰,冰柱长达1米多,但他们为了验证实验室的试验结果,保障生产正常进行,都一直坚持参加倒班。功夫不负有心人,穆国红的课题组完成了数以千计的条件试验后,研究工作在2009年底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塔罗低砷硫化矿研究成功应用于工业生产,取得极可观的经济效益了!就这样,穆国红和她可爱的紫金同事们用一年多的时间突破了诸国研究人员40多年来未突破的难题,穆国红也成为紫金矿业集团2009年度“特等功臣”。

土办法搬大设备

  一台重18吨,长,宽,高多的螺旋式分级机运抵紫金山矿区,要运往铜试厂。当时紫金山矿区通往铜试厂还没有水泥路,道路弯曲不平、路面也较窄。如此庞然大物,要通过8公里崎岖不平的道路搬到铜试厂,绝非易事。铜矿筹建指挥部经过周密部署,铜试厂60多位员工全体出动,各种机械协同配合,人们分别观察、指挥、引路、护卫、抬枕木、铺路基,一路你拉我推,小心翼翼,角蚂蚁搬骨头一样,逶迤前行。当车辆走近陡坡地段时,司机把车停下了,说坡太陡,后面太重,车头太轻,怕翻车。此时,负责护送的副厂长黄孝隆带领七八个人趴在车头顶上,说:“开吧!我们压在车头上,车就翻不了了。”大家都替他们捏着一把汗,他们却开玩笑地说:“豁出去了!”终于顺利“过关”了。当设备运抵铜试厂时,已是傍晚时分,大家顾不上休息,开始卸货。有的用千斤顶,有的拿枕木垫,有的搭木架,直忙到晚上11点多,连续作战了16小时,硬是用土办法把这台机器安全地运达和卸下来了。

金山除夕夜

   大年除夕的夜晚,紫金山金矿寒风大作,雨雪交加,这在闽西是几年难得一见的。坚守岗位的50多人在寒冷和紧张的工作中草草吃过年夜饭,继续工作。9点多钟,突然四周一片漆黑,电灯全灭了,经过迅速查看,是雨雪形成的冰凌压断了电线,拉倒了电杆。


       矿领导一面安排人员在电杆倒下的线路边守护警戒,组织修复,一面把其他人员集中到喷淋班,抢卸吸附塔中的载金炭,避免损失。一直忙到大年初一的凌晨3点,大家的衣裤全部湿透了,一停下来就浑身直打哆嗦,可大家心里乐呵呵、热乎乎的,都说:“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特别安排的‘年夜盛宴’,一辈子也忘不了。”

保护管道

  1994年2月的一个夜里,紫金山上的气温骤然下降到零下6度,寒风刺骨,为了防止堆浸场的喷淋管道被冻结而影响生产,金矿实行了全体总动员。人们汇聚到堆浸场烧水、挑水、浇管、包扎,争分夺秒,大家的手冻肿了,脚冻麻了。经过5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为全部管道做好了防冻“手术”,保证了生产的正常进行。

节约用电

  1994年,紫金山金矿刚投产不久,没有什么家底。当时,上杭县的电力也很紧张,县政府号召大家节约用电。紫金山金矿是用电大户,为了节电,紫金人采取在用电低谷期进行生产的办法,多数人的上班时间从白天改到了夜晚,仅低谷电与高峰电的差价,每月就可节约2万多元。可大家夜晚上班也增加了很多困难和不便,如交通、睡眠、家庭生活等,但大家毫无怨言,一心想少花钱,做大事。

“探路”试验

  1991年7月,紫金山金矿尚未开采,经过十年艰辛勘探的陈景河,十分珍惜勘探成果,他要探索出一条适合紫金山金矿“低品位,矿体变化大”的开采工艺路线。7月,正骄阳似火,他带领几名地质队员在紫金山上开始了金矿推浸的工业试验。试验站设在海拔的高山上,那是一处两山之间的坳口,没有房屋,也没有交通工具。盛夏的烈日把山坡烤得滚烫,高温和热浪使人头晕目眩。他们自己搬运各种试验设施,自己安装设备、铺设水电线路、建筑堆场。每天的主食就是方便面。经过10个月的艰苦努力,经历了多次的失败挫折,他们终于成功了,生产出了第一批黄金,紫金山金矿的大规模开采找到了一条合适的工艺路线,同时填补了福建省没有金矿的空白。

“矿山活五金手册”

  紫金山金铜矿有一个被称为“活五金手册”的人——供应处物料供应科长曹荣生。

  矿山的物料、设备品种繁多,少说也有上万种。要了解并精通它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曹荣生刚到供应科时,面对的生产物料和设备都是陌生的。怎么办?不懂就问、就学!他一方面拜能者为师,虚心请教;一方面自购了许多工具书自学,并经常深入生产一线和物资仓库核对实物进行辩识。从熟悉掌握生产物资的名称、规模型号、性能用途入手,到了解各单位对产品的使用要求。再延伸掌握物料、设备的生产厂家、产品质量、市场行情、售后服务等综合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十年的努力,现在只要人随便问一个零部件,他都能对答如流,并能立即纠正生产单位申报材料中的任何一个字符和数据的错误,赢得了矿山“活五金手册”的美称。

二选厂的“老抠”

  二选厂副厂长游德周,年逾六十,有个绰号叫“老抠”。这不是他小气,一毛不拔,而是说他在工作业中精打细算,明察秋毫之利,善于“抠”出一些人家想像不到的东西。2004年,二选厂要扩大生产,苦于堆场不足,厂里上上下下伤透了脑筋。这“老抠”经过细心考察、冷静思考和认真计算,提出了一个使人意想不到的方案:用矿碴将7、8号堆场间的混排库填起来做堆场。有的人提出会造成混排库容不足,但他拿出了精确的测算结果:既能确保库容,又能增设一个大堆场,使大家不得不信服。这个新堆场就是现在的10号堆场,为扩产解决了瓶颈问题。另外,二选厂打算建一个防洪池,原计划用铁皮建一个的,预算要80万元。“游老抠”总觉得投资太大,划不来。他想呀想,想出了一个采用地下挖坑用PVC膜防渗的方式建一个3.5万方的防洪池。方案一提出立即得到大家的支持。不但节约了30万元,而且容量是原设计的7倍。

“鸡蛋”里面挑“骨头”

  人们都知道鸡蛋里面是挑不出骨头来的。但我们紫金山金矿采矿厂地测车间却用这种精神“挑”出了巨大的资源价值。一方面,他们从准备运往堆场的矿石中每月都挑出几万吨废石,提高了入选矿石质量,减少了电能消耗、运输消耗,也减轻了堆场的负担。另一方面,他们对钻孔勘探中认为无用的可疑堆进行认真的跟踪验证,并将其中有用的矿石挑出来,仅2006年1~4月份就挑出了43万吨,金属量,产值超过3千万元。他们如果不这样“挑”,也许讲得过去,可以说“工作太忙了,顾不上”。但要“挑”就得“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了。他们自讨苦吃,从“鸡蛋”里面挑“骨头”,充分体现了对企业的忠诚和高度的奉献精神。

“搞不好车间,就去当操作工”

  紫金山金矿三选厂车间主任江福仁,曾任某国有企业的厂长,加盟紫金以来,从最基层干起,凭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刻苦的工作精神,很快就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在调他到三选厂当车间主任时,他立下了誓言:“如果二个月搞不好车间,就去当操作工”!果然,他当得很称职。在他的领导下,大搞技术革新、集思广益,成绩蜚然。车间处理矿量稳步提高,炭浸回收率节节攀升,生产成本明显下降,取得了安全生产双丰收。他们的经验得到公司的重视和推广,光由公司发文表彰的合理化建议就有七条。他自己也由车间主任提升为厂长助理、副厂长。

关键时刻都要豁出去

  2006年4月27日18时左右,紫金山上罕见的大暴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降雨量为70毫米,整个矿山经受着严峻的考验。金矿一选厂二车间正在进行堆场改建,防洪形势特别严峻。20点35分左右,位于新矿部活动中心上方的沉沙池出水涵管突然堵塞,洪水从池面大量溢出,直接危及下方正在建设的边坡及矿部各类设施的安全,如不及时排除,后果非常严重。往常如有堵塞,用锄头钩掉就行,但这次洪水太猛,进入管道的堵物已经钩不起来了,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险情也一秒一秒地增加,此时身为车间副主任的共产党员郭立强不顾整天的劳累和个人的安危,二话没说,迅速跳下沉沙池,将涵管口的杂物使劲拔出,并清除干净。涵管畅通了,危险解除了,然而郭立强同志却全身湿透了,手上流出了血,没来得及取下的手机也在水中泡坏了。人家问他亏不亏,他说:“关键时刻我们都要豁出去!”正因为有许许多多郭立强式的人物,在暴雨持续不断的2006年上半年4、5月间,紫金山金铜矿才平安度险,未出现任何大的事故。

产量直线上升的秘诀

  紫金山金矿二选厂的产金量2006年上半年呈直线上升之势,1月份是454公斤,而5月份却上升到了769公斤,平均每月上升78.75公斤,增长率为17.35%,创造了紫金山金矿的最快增长速度。

  人们在惊讶之余不禁会问:这个成绩是怎么创造出来的?他的领军人物是谁?他的领军人物是紫金山金铜矿副矿长兼二选厂厂长李峰。李峰是2005年12月份刚来的“空降兵”,到二选厂以后,通过迅速了解情况,形成了一手抓精细化管理,一手抓技术改造的思路,于是就大刀阔斧地干起来了。他一面紧锣密鼓地组织各种生产试验,首先解决了炭浸工艺不稳定和尾液尾渣居高不下的技术难题,随后解决了氰化钠消耗一直较高的问题,仅1——4月份全厂氰化钠消耗就节省了120多万元。一面又狠抓了生产技改筹备问题,日处理矿石量从3.5万吨上升到了4.5万吨,其中克服了多少困难啊!员工们都称他是善于是驾驶龙舟并拔得头筹人。

万里赴疆解难题

  从福建的上杭到新疆的阿舍勒,少说也有上万里。2004年4月,阿舍勒铜矿向上杭总部告急:铜锌分离问题解决不了,严重影响生产。总部派出矿冶研究设计院副院长林瑞腾前往破解难题。林瑞腾临出发时说:“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就不回来”。到了阿舍勒铜矿,他一头扎进难题中,与工人同吃同住,为了弄清一个问题常常加班到深液,终于弄清了铜锌难于分离的原因,大胆提出了搅拌脱药的技改方案,经过实验,取得了成功,效果很好。每年仅锌精矿销售就能增加1000多万元的收入,还可节约运行费用200多万元,为阿舍勒铜矿的发展立了大功,公司给予他科技贡献特别奖,发给奖金15万元。

主动请缨

  紫金厦门地勘院副院长吴桂祥同志,在黄金部队度过了20年的军旅生涯,有知难而进、主动请缨的习惯。论说,当副院长,又上了一定的年纪,可以在院里等待处理各地送回的样品和资料,但他偏偏就喜欢到第一线勘察,而且是哪里有难题,就要求到那里去,去后一般都能“药到病除”,被称为“主动请缨”的人。

  当安徽抛刀岭、焦冲两个项目出现控矿因素不清时,他主动要求去考察调研,通过收集资料、编制综合图件、研究成矿规律等大量艰苦的工作,终于搞清了问题。当新疆阿舍勒铜锌矿对外围进行勘查时,他主动请缨参战,并主动收集了以往的地质资料进行第二次开发,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当广东信宜金矿的资源情况模糊不清时,他又主动请求去查探,那是一些多年不用的旧坑道,空气稀薄,污泥浊水高过膝盖,蚊虫无数,可他在洞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不达目的决不收兵,终于查清了资源情况。就这样,他还请缨到了福建的太华山,南美玻利维亚海拔4500米的高原等多个地方勘查,每次都“得胜回朝”。

挑大梁的年青人

  紫金铜板带材厂是紫金矿业在本土投资的一个重大项目。建设中的设备要求非常高、非常严:每购置一台设备都需要经过技术交流、设计联络、出厂验收等复杂流程,而且要购置的设备又很多。这项工作是由周建辉带领的一群平均年龄不足25岁的年轻人担负的。这帮年轻人有的是热情、但这项业务他们几乎从未接触过,更难的是要同“老外”面对面地交谈。为了弥补工作经验的不足,他们跑遍了上海大大小小的书店,查阅了大量的有关书籍,多次到铜板带生产厂家参观学习……直到对每个设备都了如指掌,闭上眼睛能想出有几枚螺丝。接着而来的困难就更大了:要在短时间内达到与“老外”交谈最难懂、最晦涩的专业英语,真是急死人哪!他们抓住点滴空闲时间,查单词、背单词,就连走路、睡觉都不忘听一听、念一念。就这样,他们硬是把字典一样厚的技术文本从英文版给啃成了中文版,与老外的沟通也不再那么难了。最后飘洋过海而来的设备如期到达,顺利安装。大家说:“这帮年轻人真了不起,挑起了大梁”。

“妈妈不爱我了”

  这个“妈妈”是公司总部文印室负责人——郭卫兰。

  她十二岁的儿子在一篇作文中写道:“在我家里,爸爸已成了妈妈的角色。我最委屈的是,我在妈妈心目中的份量还不如她的文印室。她经常加班不能回来给我做好吃的。有时,我好不容易把她盼回家,她张嘴闭嘴还是文印室的事,我真怀疑她不爱我了……可是,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桌子上放着妈妈‘公司优秀员工’荣誉证书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此时,我觉得十分自豪,我终于理解了她,我的好妈妈,她把更多的爱献给了她的工作”。是啊,他的妈妈为文印工作献出了全部心血,文印室连续十年获得了“红旗不倒”的“先进班组”称号,她也每年都被评为“优秀员工”。

  她到文印室工作十五年了。十五年来,寒来暑往,她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常常加班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甚至一点多。几乎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只要工作需要,那怕是在病中,她都会咬牙坚持,把工作做得尽善尽美。一次,县政府要求我司下午2点之前送一份紧急文件到县府办。当时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但是了解此份材料的人员都在外地。情况十分紧急,朱主任马上通知并不熟悉这份文件的郭卫兰。郭卫兰一接到电话,连午饭都没吃,赶紧奔向公司,一手拿手机与朱主任联系,一手忙着借办公室门卡,寻找文件、校对、编号套红、打印文稿,弄好文件后,又马上奔到县府办,提前半小时将文件送达。朱主任感动了,县府办了解情况的人也感动了。这真是火一样的工作热情呀!难怪他儿子会觉得“妈妈不爱我了”,她是在全身心地工作呀!

“铁面包公”

  公司的监察审计室人手不多,负责公司50多个项目几十个亿投资额的监察审计工作,责任之大和担子之重可想而知。做好这项工作,不但要吃苦耐劳,而且要无私无畏。监察审计室的副主任张育闽就是一个出了名的刚直不阿的“铁面包公”。

  因他的岗位重要,就免不了有人“送礼”,但他毫无情面,从不收受,活象铁面包公,使一些心中有鬼的送礼者见而生畏。因为他无私,所以他无畏,不管谁的问题,哪里的问题,他都敢查而且要一查到底。2005年他到贵州某公司监察的时候,发现账目不清楚、数量不准确、单据不完整,职业经验告诉他这里面很可能有问题。他立即向该公司的分管领导提议清查。见没有什么动静,就又一次去督查,还是推不动。他就下决心向公司监事会汇报,并会同监事会一起将问题提交到集团公司的股东会。得到支持后,他立即带领审计小组第三次到黔西南。他们认真地清查账目、清点实物,发现了不少的出入,这时他们毫不松劲,一查到底,查出了一个不小的贪污受贿案,挖出了一些蛀虫。事后,他主动协助该单位制定了物资、财务工作整改措施。就这样,不管大案、小案,他都非常顶针,一概不放过,赢得了公司“铁面包公”的美称。

十年如一日

  黄金冶炼厂提纯车间成立十年了,十年来,他的负责人章永仁一直坚持每天提前半小时到车间,从未间断,风雨无阻。到车间后,他先把整个车间查看一遍,看看几百个阀门是否完好,那里还有卫生死角,准备班前会的安排,这项“工作”也显得非常紧凑有序。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年来,他们车间的生产能力扩大了一百倍,生产的“紫金牌”金锭达到了“5个九”的要求,荣获“福建省名牌产品”称号,黄金冶炼厂成为上海交易所优秀会员。同时,还通过了英国伦敦金银协会的认证,使紫金牌金锭走向了世界。员工们都说:这是章永仁主任十年如一日的心血结晶。


1200

2017《福布斯》

全球2000强企业


抓改革

保增长

促发展

重要新闻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