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在全球
手机导航

首页  |  人力资源  |  专访快报

严炜:把紫金的好技术带出国门

  2013年2月底,泽拉夫尚冶炼厂第一块金锭诞生,在场员工焦急等待成色检测结果。“金锭成色远高于四九金的标准,所有的杂质元素含量全都<0.0005%。”人们沸腾了……2014年,冶炼厂实现黄金233.06kg回收量,为泽拉夫尚保增长工作做出了贡献。


  而这个团队的带头人,被塔吉克人称为“专家”的年轻人严炜,更是喜不自胜,这段时间的埋头苦干终于出成绩了。

 

 严炜,好样的!

  说起严炜,在塔吉克当地员工的心目中可是赫赫有名的“专家”。


  2012年底 泽拉夫尚黄金冶炼厂建成,缺少核心的技术人员,严炜告别刚刚认识不久的女朋友,从黄金冶炼厂前往泽拉夫尚主持调试试产工作,并顺利在2013年2月产出成果。


  “冶炼厂是一个新建单位,由于塔吉克工人的一些历史观念,导致大部分一线员工不太愿意到冶炼厂工作,使得本来就紧张的冶炼厂员工更为紧张。”严炜说,这种情况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工人的劳动强度。”


  提纯车间应该算是劳动强度最大的单元,而打破这个瓶颈的关键就是“在黄金的萃取提纯环节,对含金溶液进行沉降预处理。”


  原来设计的工艺流程是,在反应釜中对分金获得的含金溶液进行收集,然后将沉降好的、不含颗粒的含金溶液通过上层虹吸吸出来。“这个过程需要人工全程操作,后期还要工人不停地弯腰去低位中间槽舀,辛苦不说,效率也相对低。就好比让一个人不停地充当吸尘器,越做越慢。”


  发现问题后,严炜就将事情记在了脑子里,反复琢磨。“如果可以取消虹吸的环节,利用容易的自然沉降解决问题就方便多了。”照着这个思路下去,严炜将工艺流程做了变更。“先将含金溶液收集进行初沉降,再将含颗粒少的进行单独达标沉降,含颗粒多的先过滤布再进行达标沉降”,将含颗粒少的溶液和含颗粒多的溶液分开处理,在不影响萃取质量的前提下,较少了操作环节,释放了劳动力,降低了劳动强度。


  当然,工人劳动强度的降低,也自然而然为他赢得了塔吉克员工的称赞和信服,他们举着大拇指说“Ян вей,хорошо!”(严炜,好样的!)


  好技术的“搬运”工

  套用时下一句时髦话,“我不生产新技术,只是好技术的‘搬运’工。”谈到工作秘诀,严炜腼腆了起来,“非要说做了什么,就要感谢在上杭黄金冶炼厂工作期间学习到的技能,依样画葫芦,我只是因地制宜而已。”


  “选厂和冶炼厂出现的炭末、分金渣等含金物料积存的情况,一直没得到良好的改观。” 紫金进驻泽拉夫尚以来,产量逐年攀升,但技术方面也有些待优化的地方。


  以前英国人采用的是柴油炉火法熔炼,生产人员对含金物料回收,但是熔融液中金金属难以成型分层,回收效果非常不理想。


  严炜发现了问题后,带领他的团队反复借鉴国内同行经验,多次试验,先后解决了回收工作中熔融液贵金属难以成型、熔炼渣品位偏高及坩埚腐蚀严重等一系列技术难题。


  “以解决坩埚腐蚀为例。”严炜说,在铸锭过程中,熔炼海绵金泥的坩埚使用寿命很短,问题主要出在海绵金泥含有亚硫酸钠还原剂,高温下亚硫酸钠会腐蚀坩埚,还会影响金锭的外观。


  在塔吉克现有的工业水平和物流条件限制下,更换还原剂很难实现;在洗涤过程中将亚硫酸钠完全溶解的实验也没有成功,两条路都堵死了。


  严炜甩甩头,那就只能“过河拆桥”了。在金泥还原完毕后,添加了一道加酸浸泡工艺,将亚硫酸钠中和去除,“效果可以,坩埚使用寿命提高了一倍以上,金锭外观也更漂亮了。”


  严炜非常推崇网上流传的关于肥皂生产厂解决空盒问题的帖子,专家花几十万用全智能X射线解决的事,一线工人只是用台大功率电扇就搞定了。“在一线工作就是这样,搞生产要勤于思考,能简单的不要复杂化,要尽量利用现有资源解决生产中最实际的问题,咱们紫金人不正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么?”

紫金矿业报
《紫金矿业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新闻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紫金”为办报目标,全面介绍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