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在全球
手机导航

首页  |  人力资源  |  矿工事迹

林占毅:在生命禁区“百炼成钢”

  从青海省会西宁市出发,走省道S101线,经过7个多小时颠簸的车程,30岁出头的客家汉子林占毅背着行囊,首次踏上青藏高原,正式加盟紫金旗下的德尔尼铜矿。


  “刚下车特别兴奋,但是头脑晕乎,站都站不稳”,说起8年前的情景,林占毅历历在目。


      德尔尼铜矿行政区域属于青海省玛沁县。玛沁县地处青海省东南部、青藏高原腹地,平均海拔4100米以上。这里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60%,水烧到80多摄氏度就开锅,长期在这里工作生活,容易患上心肺肿大等高原型疾病,被称为“生命禁区”。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林占毅选择了坚守生产一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8年光阴就这样悄然流逝。而他也从一名一线操作工成为公司总经理助理。


  “他认真负责,技术很好。”在威斯特,林占毅是工友们眼里的“大拿”。


  振动筛帮开裂是困扰碎矿车间的老大难问题。“以前开裂都是焊接,但是使用寿命短,需要反复焊接。”车间副主任李满强介绍。林占毅提出“加板顶固”的办法后,振动筛帮再也没有开裂过,困扰公司多年的难题迎刃而解。


       他给自己制订了严格的学习计划,缺什么、补什么,干什么,学什么。与林占毅共事8个年头的侯亚利回忆,那会儿老林最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看书。


  厚积方能薄发,由于一直坚持刻苦学习和钻研,林占毅很快成为选矿厂的业务骨干,并被提拔任命为车间主任助理。只有中专文化程度的他,尽管有在老家维修机械的经验,但面对庞大复杂的设备和各种技术参数,他感到着实难以应付。“我知道差距,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


  在不少企业的选矿厂,生产流程都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而在林占毅这里是“统统要弄明白”。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磨浮车间球磨机会有规律的启动和停止,到了下班时间,别的工友都走了,他留了下来,运行管理人员几点走,他就跟到几点,脏活儿、累活儿抢着干。时常眼睛布满血丝、胡子拉碴、头发蓬乱是他给工友们留下的印象。


  下班后,无论多晚林占毅都要整理归纳一天中学到的东西,不懂的地方就翻书、查资料。通过没黑没白地学习,这位只有中专学历的年轻人迈过了很多道拦在路上的坎儿。


  众所周知,回收率是矿山企业经济效益最关键的指标之一。对于威斯特而言,选铜回收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增加效益1200万左右,林占毅作为生产组织者深谙此道。


  2014年,为解决原生矿供应严重不足的问题,林占毅带领选矿厂全年共处理建矿以来144万吨堆场氧化矿,占全年总处理量的48%,而2014年选铜回收率依然保持在78.46%,远远高于国内多家矿冶研究院对矿石的研究指标。


  “档案室里选矿工艺方面的书籍资料都被林占毅翻卷了边,”档案管理员如是说。


  林占毅是个“闲”不住的人。针对选铜浮选流程存在的问题,林占毅主动请缨进行改造,大系列Ⅰ、Ⅱ系列增加精一浮选槽,提高了精一作业回收率近35%;小系列Ⅲ、Ⅳ系列调整了浮选流程结构,彻底终结了流程矿浆互窜的历史。


  8年来,威斯特的选铜回收率从2007年的平均60.9%提高到2014年的平均78.46%。多年的付出总算有了回报。


  在单位,他是工作踏实、认真负责的好领导;在家,他更是舐犊情深的好父亲。他喜欢烹饪,做得一手好菜。“最喜欢喝爸爸煲的各种汤……”成了他儿子常挂在嘴边的话。


  八年里,妻子为他的身体着想,不止一次劝他离开高原休整。可拗不过林占毅,每次都是妻子妥协,她对亲朋好友们讲,既然老林选择了坚守高原,我就要无条件支持他,因为他是我和孩子的骄傲。


  为什么能够在高原坚守8年?林占毅的座右铭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凡事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在他看来,心中有事业,肯学习钻研,即使在生命禁区,也能“百炼成钢”。


紫金矿业报
《紫金矿业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新闻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紫金”为办报目标,全面介绍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