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在全球
手机导航

首页  |  人力资源  |  矿工事迹

奋斗在吉劳万吨选矿厂的基建兵

这是一个特殊的班组,这里有中国人、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也有泽拉夫尚人;这里有监理、有土建施工、也有设备安装……

 

他们语言不同、饮食习惯不同、民族国籍宗教信仰更不同,但他们却有同一个名字——吉劳万吨选矿厂基建项目部。

 

荒壑变厂房,钢筋变铁墙。从基础开挖到如今带料试车,吉劳山上的沟沟坎坎都留下了他们的欢笑和汗水。

 

塔吉克吉劳矿区地处海拔1200多米的山谷里,周围是岩石裸露的不毛之地,日温差、年温差均较大,气候较为恶劣。

 

如今已经进入11月,隆冬已经来临,瓦蓝的天空灰蒙蒙的,雪花不经意从天而降,不时钻进现场施工人员的脖子里面去,施工人员耸耸肩,抖抖身上的雪,继续作业。一上午过去了,施工人员从脚架上下来,摘掉头套,觉得耳朵被刮得一些生疼,用手一摸,耳朵已经冻得没了温度,连忙哈几口气,揉揉耳朵。

 

“冬天的时候天虽冷,不过休息下来喝上一大碗伏特加,那是浑身舒爽。”一名土建员工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

 

最辛苦的时候还是夏天,虽然吉劳的夏天只有每年5月到9月,短短4个月,但却酷暑难当。

 

戴着安全帽和墨镜的施工人员,像蜘蛛人一样在高立架之间爬上攀下,几天下来就剩下脸上系安全帽的两条和眼睛还是白的,其他的面部都是黑麻麻一片。

 

不过,这些对他们来说都习以为常了。一名施工人员,喝了一口清凉的山泉水,从口袋摸出块馕来啃了几口,抬起袖子擦擦脸上落下来的汗水,继续埋头干活。

 

“夏天最难耐的不是在工地的苦和累,反而是干了一天活儿浑身的酸臭味儿,每天要洗澡。”一名员工一边哈哈大笑着说,一边把满是老茧、指甲缝隙全是油泥的双手在裤子两边抹了一抹。

 

“奋斗两百天,吃住在吉劳”这名施工人员嗓门极大的说着,“没办法,现场机器轰鸣,不大声儿听不见,习惯啦,我们都是粗人!”

 

吉劳选厂基建项目部的这一群人,其实和我们一样都有家庭,有牵挂。这一群不同国家的钢铁汉子们,白天与天地、自然战斗,到了夜晚虽然有工友、有伏特加的慰藉,却不免想起家里的娇妻幼儿和父老。

 

“都哭过,谁没哭过。”说道家人,那名大嗓门的施工人员突然间黯淡了下来,声音低了八度,“想家,已经4、5个月没回国探亲了。”

 

“最激动的时候,是9月份董事长来的时候,看见陈董的笑脸,觉得这些天来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但是好些人偷偷抹了眼泪。”这名员工笑着说,付出了后特别希望得到肯定。


紫金矿业报
《紫金矿业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新闻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紫金”为办报目标,全面介绍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