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在全球
手机导航

紫金新闻

首页  |  媒体中心  |  紫金新闻

走近湖洋坑生态农场:清新自然受到矿山员工眷顾

 

走向湖洋坑生态农场的路边风景

 

附近村庄如画风光:靠这边的岸上是水质监测点

 

外包菜地上的蔬菜

 

庄主“林肥肥”的地

 

白天拍摄的湖洋坑西瓜地俯瞰 

 

矿部清洁工人曾招连在浇水

 

散步的员工

 

散步的员工

 

“悠悠南山”庄主现身浇水

 

看护菜畦

 

暮色降临第一盏太阳能灭虫器在果园中亮起

 

本网讯  厌倦了城市的喧嚣、上一天班身心疲倦,偶尔需要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让心灵得以放松、平静,如果你在紫金山上班,笔者推荐,不如到湖洋坑生态农场走走、逛逛。

日前,听说湖洋坑生态农场的桃树结果子了,吃过晚饭,不少员工四五个一群、两三个一伙陆陆续续散步到生态农场看新鲜,但来自基建处的小孔则告诉笔者,自己不是去摘什么果子,是去护理自家菜园的。

原来,湖洋坑生态农场的农田除了大部分发包给附近村民开垦种植外,还专门划出了一小部分农田供员工业余时间种植,让员工在工作之余,享受亲手耕作农田的乐趣,放松身心,减缓工作压力。

虽然此前几天在白天领略过生态农场的魅力,但为了与更多的同事在茶余饭后中享受生态农场的别样乐趣,笔者于昨日傍晚带上相机略带闲适地开启了一段生态农场的漫步之旅。

路过汀江河畔。傍晚的阳光温和地在汀水树叶间闪耀,倾斜的光芒给铜矿湿法厂厂房的黄色外墙增添了几分艺术殿堂的韵味。不远处,沿岸建立的村庄像一幅灵动的水墨山水画充满了诗情画意。

铜矿湿法厂是通向湖洋坑生态农场的必经之途。因为生态农场就在该厂厂房的后山上,中间只隔着一块由中和渣库改造形成的占地约30亩的高尔夫练习场。很难想象,这片属于铜矿湿法厂区域的青山绿水跟不堪回首的7.3事故发生时的情形形成巨大反差。目前的铜矿湿法厂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堆场、沟渠、水库规范有序,废水处理能力及相关技术都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最重要的是,铜矿湿法厂的整改成果获得了政府、社会的认可,安全环保举措达到了史无前例地加强,恢复生产之后,更加注重环境保护和开发。

笔者在前往生态农场的路上刚好遇到环境保护处的水保管理员丘柏涛。丘柏涛骑着一部摩托车,他的日常工作主要是负责水土保持、边坡植草植树的工作。笔者搭载丘柏涛的摩托车很快就抵达了生态农场的现场。

笔者发现,整片农场绿油油的。空气很好,阳光也很温和。已经提前有员工在菜地打理自家的蔬菜了。

环境保护处的李涛刚接手一名已换岗员工的菜地,正在小心翼翼地尝试为菜地施肥。丘柏涛在一旁指导道,开始长苗的时候不要加太多肥料,如果苗大一些、开花后,肥料多一些没关系。矿部清洁工人曾招连正挑着水桶为菜畦浇水。对比整齐划一、品种较单一的外包的农田作物,员工们自己耕耘的菜地则五花八门,有蚕豆、小白菜、玉米、茄子、花生、血菜等等,它们有些挤在一块,纠结在一起生长,不过经过一个春天的培养,现在也长成了绿油油的一片,吸引前来散步的员工们驻足观看和调侃。

不远的边坡上,桃树结满了青涩的桃子,有不少散步的员工在果园里穿梭,左相右看,时有鸟鸣入耳,衬托出人们的好心情。不过,从果园散步回来的一位员工表示,他们并没有摘一颗桃子,因为果园里有个牌子标识,说刚洒过药,不能食用。

水保管理员丘柏涛告诉笔者,为了鼓励员工利用业余时间种菜,倡导绿色生活,我们平均每周一次会从外头购买肥料放在农场供员工自行使用。

基建处的孔凡聪说:“种菜的过程充满了乐趣。我是第一次种菜。每次来肥料的时候,我们许多人都抢着要。抢的过程也挺好玩的。不过,现在想起来挺傻的,估计很多人都没种过菜吧。因为很快,一些有经验的阿姨告诉我们,肥料不是越多越好。要想让植物长得好,还要结合每种植物的特点,种植间距、深浅都要控制好、把握好。”

生产技术的王小英在自己的散文《种菜喽》中回顾:“下班以后,一群穿着工作服的人扛着锄头,拎着水桶一路嘻嘻哈哈走向后山的农场,春天的山坡,各种花都开了,空气中飘来阵阵花香,大片大片的梧桐花争先恐后地绽放它们美丽,一阵风吹来,天空中飘来一件梧桐花雨,真是美极了。大家开始耕种这片贫瘠的土地,从未耕种过的泥土中夹杂着大量的石块,锄头碰到石块就会开出一朵小小的火花,在手被打出几个血泡以后,才明白原来翻土要等下雨过后,而且劳作必须是戴着手套。一群人你帮我锄地,我帮你播种,忙得不亦乐乎。”

“翻土、播种、施肥、浇水过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一天、二天、三天,终于一个星期过去了,种下的种子发了芽,探出了嫩绿的脑袋,心中那个激动啊,恨不得把小苗抱起来亲一亲。拍拍照,逢人就得说说,我种什么东东长出来了,心中那个自豪感啊。”

生态农场分给员工耕种的部分被划分了14块小地,每一块地都由一个或两个员工使用,使用者被称呼为“庄主”。矿部为他们量身定做了属于自己的个性招牌,树立在自己的领地,招牌名字也五花八门,有“迟到的庄园”、“林肥肥的地”、“悠悠南山”、“A Du农垦吧”等等。笔者了解到,几乎所有的农场“庄主”们均表示,生态农场不但没有成为自己工作之余的负担,反而让自己的业余生活变得充实而愉快,充满了乐趣。

去年全部用于种植花生的外包菜地今年则改种了一大片的西瓜,还有几垄玉米、白菜、空心菜和南瓜等等。西瓜还没长出,所以看不出苗头。白菜可以收割、一些已经被摘起食用……田地间竖着若干太阳能灭虫器,像稻草人一样守在庄园里。

夕阳西下,来湖洋坑生态农场散步的员工依然络绎不绝。据说,这里的蔬菜都是绿色食品,尝起来味道非常鲜美。有些员工在散步的时候还特意摘了些回家。来自行政科的范丽连、生产技术处的丘燕、基建处的孔凡聪赶在暮色降临前在自己的菜地里合影留念。发自内心的微笑跃然纸上,定格在这普通的美好的傍晚。

暮色降临。一盏位于半山坡的太阳能灭虫器比其它灭虫器提前自动亮起了灯,在暮色中带来一丝的温情。散步的员工们陆续离场,山林间慢慢剩下稀稀落落的人声。附近的高尔夫练习场也在静默中迎来弯月的照耀。当笔者往回走,经过山脚下的铜矿湿法厂时发现,这里已经一片灯火辉煌,在持续不断地运行中劳作。笔者心里诧异:环保与生产,原来还可以结合地这么诗情画意。

(责任编辑:曹艳)

紫金矿业报
《紫金矿业报》创刊于1995年1月25日。刊物以独立的立场和客观的报道为基本准则,追求新闻的真实性和可读性,追求言论的稳健性和建设性,以“在这里,读懂紫金”为办报目标,全面介绍企业发展情况。
查看更多